《开封日报》 《开封晚报》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
当前位置: 开封在线 > 故事会 > 正文

《红楼梦》:一场关于贪腐的家族共谋

在手机上阅读:
开封在线整理 
开封在线核心提示:贾母眼里这个小彩头是多少呢?每次大概一吊钱多一点,书里说凤姐的盒子里有一吊钱,平儿怕不够,又送了一吊来,凤姐对薛姨妈笑说,贾母的那个钱盒子就这 ……

凤姐和贾母打牌,总是故意输给她,贾母很开心,说,不在于赢钱,只是图个小彩头。贾母眼里这个小彩头是多少呢?每次大概一吊钱多一点,书里说凤姐的盒子里有一吊钱,平儿怕不够,又送了一吊来,凤姐对薛姨妈笑说,贾母的那个钱盒子就这么着不知道赢了自己多少钱去。

一吊钱是晴雯的月钱,购买力接近而小于一两银子,说起来是不太多,可是你知道凤姐的月例银子也就是每月的合法收入是多少吗?她有次开玩笑跟李纨说“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,比我们多两倍银子”,大致可以推算出,她的月钱也不过是三两多,只够陪贾母打两三次牌。书里没说她另有津贴,参照李纨的收入构成,她们应该还有点“年例”,相当于年终奖,也不是特别多,凤姐就更少。

贾府里实行高度供给制,衣食住行都是官中的,月钱是每个人的零花钱,他们又没法出去逛街,除了偶尔在外面买个脂粉,大部分时候,月钱都是用来打个赏或是到厨房里添个菜什么的,有个三五两也足够了。像李纨这样,月入十两银子,还另有儿子贾兰的十两,一共有二十两,光靠合法收入,就能攒下一大笔。

但凤姐不一样。她当家理事,上上下下都要敷衍,如果她也像李纨那样,把紧手里那点钱,在偌大个荣国府,怕是玩不转。只看作为亲戚的薛宝钗,她的好人缘就与她出手大方不无关系,从黛玉到湘云再到邢岫烟乃至于赵姨娘,她都有财物赠送,倒不是说除了赵姨娘之外的这些人都见钱眼开,但真的,适当的时候,金钱最能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小说里,时不时会提到凤姐的这类开支。

第三十五回,宝玉想吃莲叶羹,凤姐叫人拿了几只鸡,要做出十碗来。说是这东西家常不大吃,干脆多做些,老太太、姑妈、太太大家都有份。贾母笑话她说:“猴儿,把你乖的!拿着官中的钱你做人。”凤姐忙笑道:“这不相干。这个小东道我还孝敬得起。”回头便吩咐妇人:“说给厨房的,只管好生添补着做了,在我的账上来领银子”。

《红楼梦》:一场关于贪腐的家族共谋

第五十回,尼姑来找贾母要年例香火钱,被凤姐遇上了,就拿了钱把她们打发走了。这种香火钱是贾母的私人开支,凤姐应当没有权力放到公家账上,自掏腰包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袭人回家探母,凤姐送她大毛衣服,虽然笑说年下做衣服时要袭人再还她,但谁都知道这是句玩笑话。邢岫烟衣着寒碜,平儿就自作主张拿了凤姐的衣服送她,凤姐倒大感欣慰,说:“所以我的心,也就她还知道几分罢了。”

关键词:红楼梦 家族 贪腐

相关内容:
免责声明
我们尊重原创,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,我们会尽快删除!
网友评论:
开封新闻
热点推荐